黑色童話不加糖Black Tale No Sugar

Joyce書寫對電影的反芻、文化的反叛與新媒體的反思

你不知道的普羅米修斯(一)異形電影的藝術DNA

18級字體 16級字體 14級字體

《異形》(1979)導演RidleyScott最近帶著新作《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再次將異形這種奇妙生物展現在螢光幕前,而看過這部電影的觀眾評價非常兩極,Joyce寫這篇文章的用意不在於開啟這種好壞的爭辯,而是想談談「異形」這種虛構生物一脈相承的藝術血統,無劇透!請安心閱讀。
OBannonGiger
左為異形編劇之一Dan O'Bannon  右為HR Giger,背景是《異形》道具製作現場
在1979年《異形》上映時,觀眾與影評的反應也呈現極端憎惡或無比熱愛,但《異形》在視覺效果上的成就卻是有口皆碑的好,這不得不歸功於瑞士超現實主義畫家與雕塑家HR Giger。


HR_Giger_Various

在《異形》仍未開拍前,美術劇組在構思異形外型風格時,從HR Giger的作品得到許多靈感,HR Giger的噴修畫作有幾個顯著主題在日後的《異形》系列電影不斷被重現,包括被怪物或機械強迫寄生交媾、似章魚腳又似陰莖的觸手、帶有部份機械特徵的肉體…等,甚至單色調的幽暗畫面背景也被《異形》佈景沿用。

hr-giger-facehugger-II

由於1979年3D動畫技術不足以虛擬出HR Giger畫作裡的氛圍,於是HR Giger被邀請加入電影劇組來解決這個問題,HR Giger到劇組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瘋狂地收購從人類到動物的大量骨骼,上千塊骨骼被鋪設在星球表面以及外星人飛船內部的類機械結構中,甚至HR Giger用人的頭骨切割拼接出異形的頭顱!我想當時戴上這顆頭顱的異形演員肯定心裡發毛。來自瑞士的HR Giger用獨特的藝術手法為《異形》創出超越好萊塢的視覺效果,也順利拿下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獎(Academy Award for Best Visual Effects)。

2121

遺憾的是《普羅米修斯》並沒有聘用HRGiger(註一),RidleyScott找了他拍攝《神鬼戰士》與《王者天下》時的道具設計與美術設計班底,包括ArthurMax、Anthony Caron-Delion等人,對!這兩部舊作恰巧都是古裝歷史劇,《普羅米修斯》裡的佈景刻意將生物特徵移除,而是以濃厚古遺跡風格混合機械,像金字塔、巨人頭像、巴格達電池…等古代文物被轉化為劇中的外星科技,對我來說,其實是缺乏以往《異形》中生物機械的魅力。儘管如此,異形迷依然能在《普羅米修斯》發現當年HR Giger設定的手筆,如下圖。

111

落筆至此,對《異形》與《普羅米修斯》的評析暫且擱置,我不禁想問:啾竟~異形從何而來?HRGiger在書中與多次訪問裡提到英國畫家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 1909-1992)的作品激發他靈感,我也發現確實有許多國外網友也從法蘭西斯‧培根的諸多作品中看到某些神似異形的生理特徵,如下二幅

alien655
《異形》與「受難的三幅習作」(Three Studies for Figures at the Base of a Crucifixion),1944


alien22
《普羅米修斯》與「受難習作」(Studies for a Crucifixion), 1962
當然,我得先聲明法蘭西斯‧培根的創作與外星人絕對無關!但我一點也不覺得將HRGiger與法蘭西斯‧培根聯繫是毫無根源,首先,兩者的創作都開啟了一種讓人無言顫慄的恐懼感,其次,法蘭西斯‧培根的作品也展現出某種人獸胚胎的異形樣貌,在我看來他筆下充滿死亡氣息的灰白肌膚,比去除皮膚直現血肉的方式更恐怖!

有評論說異形強勢的身體與近乎變態的基因融合能力,其實是隱喻人們對基因工程如神般造物能力的病態焦慮(註二),如果說在過去《異形》系列這隱喻並不明顯,甚至仍以人獸相鬥作為驚悚賣點,那《普羅米修斯》則是近乎直白地說出恐怖來自「基因工程」,甚至直接以工程師稱呼遠古外星訪客,在這基因改造食品已公開流通販售的今日,「基因工程」作為異形的起源是種沒有太多神秘感的解釋,缺乏神秘自然淡化了原先未知的恐怖感,其實是落了下乘!

即便將異形視為基因工程的隱喻具有一定的說服力,卻也無法全然解釋當你我觀看HR Giger與法蘭西斯‧培根作品裡的怪物時的情感衝擊,因為異形是具有藝術血統的創作,而非粗織濫造的電影道具,當觀眾用藝術式的眼光觀看,會體會到異形有某種更深層的情感指涉!像是人們不願體會的死亡、疾病、畸形、殘缺、痛苦、醜陋…等負面感受。

Joyce想表達的是無論你喜不喜歡《普羅米修斯》,不妨試著將螢幕上的異形看作一幅幅超現實主義的畫作,你並不會要求超現實主義承載太多實質或現實的意義吧,只需歇下我們感官經驗的慣性,去投入藝術家臆想的地獄儀式,暢飲彷彿死去活來的激昂,如果我們能放開心胸去接受異形身軀中的藝術DNA,會赫然發現與異形身世有淵源的藝術家名單會越列越長。

alien8753

如近代的達利Salvador Dali在1972年畫過一張古埃及皇后妮芙蒂蒂(Nefertiti)的骷髏素描(上圖),HR Giger也曾表示達利也是他靈感來源,雖然輪廓上的相似耐人尋味,卻不表示HR Giger就是模仿自達利的素描,因HR Giger自小就是埃及迷!達利也是!也許兩人都深深為娜芙蒂蒂胸像著迷呢。

alien6853
《普羅米修斯》與 The Angel of Death Over the Gate to Purgatory

除了達利,HR Giger也在訪問裡提到奧地利藝術家Ernst Fuchs是對他啟發最深的畫家,並讚揚(澄清):若我孩提時看過Ernst Fuchs的畫作,恐怕我永遠都提不起畫筆(If I had seen his work when I was young, I would never have begun to paint myself.),上圖作品名為「煉獄中的死亡天使(The Angel of Death Over the Gate to Purgatory)」。

LA LA.CA.0508.Miro.09.jpg

將物體旋轉、延伸、扭曲或扁平等形變手法並不足奇,令人吃驚的是這些畫家們形變後的作品輪廓卻這麼相似,上圖是西班牙畫家 胡安米羅(Joan Miró)1936年的作品,光憑第一眼印象,應該沒有人能想到他畫的是兩個哲學家(The Two Philosophers)吧!

前面幾張對照圖大多都是長頭顱的Deacon異形,但他們卻不是最噁心的異形型態,HR Giger在《異形》裡創作了一個名為吻面者(Facehugger)的頭足類異形(下圖),雖然名字溫柔無比,他們卻會用觸爪緊抱你的臉,然後用類似陰莖的觸手寄生人類,這個變態無比的生物曾經狠狠地蹂躪了我幼年的心靈,HR Giger表示靈感來自古埃及的開口儀式(Opening of the Mouth),古埃及人相信這種將死人嘴打開的儀式能將生命注入死者軀體,並讓他起死回生。

Giger face-hugger
Facehugger設計草圖


曾有評論提出另一種見解,認為吻面者(Facehugger)外觀看似頭足類生物,但底部卻是類似女性陰部與男性生殖器的構造,故提出吻面者(Facehugger)象徵女性強迫他人為她口交的生殖行為,HR Giger刻意逆轉了刻板的性別暴行,利用這種與慣常性別認知的異常來增加觀眾不安。我們或許能在胡安米羅(Joan Miró)1950年的「太陽前的女人(Woman in Front of the Sun)」發現這種分析似乎不全是空穴來風,在這張作品中,米羅以墨魚造型描繪女性,除了四肢與頭髮有類似觸手的構造,臉孔也如頭足類的口器,並以太陽對比出女性凌駕於男性的力量。

Joan-Mir%C3%B3-Art-Painting-Woman-in-Front-of-the-Sun

黏膩的頭足類異形當然也不會在《普羅米修斯》裡缺席,只是拿掉了上述的女性性徵,身軀也由嬌小被巨大化,顯得更有男性力道,在多數藝術作品中,頭足類的觸手特徵也確實較常被挪用作男性性慾的象徵,像下圖是捷克超現實主義畫家史特斯基(Jindrich Styrsky)1934年的「烏賊男子(L'Homme seiche)」。

alien999

看了上面那麼多畫作,對藝術史熟悉的網友大概能推理出HR Giger受到超現實主義畫派的影響很深,但超現實主義的怪誕世界觀算是隔代繼承自中世紀以來的怪誕藝術(Grotesque Art),也難怪西方媒體常稱HR Giger是現代 波希(Hieronymus Bosch,1450-1516),波希是尼德蘭人,他的作品中有許多巨大且類人形的怪獸,而人類卻是衣不蔽體,淪為被獸吞噬、拷打與性交的對象,其作品反映當時的戰亂,卻也讓我們看到另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異形想像。

alien2213
160312-e1331909773733

有讀者或許會問:「你怎麼都是拿過去的畫家作例子,現代畫家裡就沒有怪物製造機嗎?」,好問題,其實在這個什麼都怪,什麼都不奇怪的時代,恐怖怪誕的主題反而成為顯學,並且是一門好生意,我僅列舉一位很喜歡的德國畫家Michael Hutter,他的版畫作品頗有中世紀裝飾畫的味道,內容更是名副其實的“妖精”打架(下圖)!而且他極度迷戀頭足類生物,連個人網站的網址都取名叫章魚藝術家(octopus artis)。

pterdactyl02Gross

我想再繼續列下去就要寫好幾本書了,最後讓我用18世紀的自然學家Geoffrey St. Hilaire 的說法總結:「這世界上只有同一種生物,所有的生物都是在胚胎期後分化出不同的外貌」,我相信,不同的藝術家雖然有不同的畫風,但他們腦海裡卻有著同樣的怪物世界!限於文字篇幅,Joyce並沒有對畫家生平與創作理念作太多的解釋,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在網上自行查找,也歡迎留言與我分享你的想法。



P.S.下一回是某位國外網友從占星學角度探討異形電影的文章,我已取得他的翻譯授權,敬請期待!


註解:
  1. 雖然導演RidleyScott在《普羅米修斯》上映前,曾多次公開表示主要場景上的壁畫是由HRGiger繪製,但在電影名單裡壓根沒出現HRGiger,顯然這只是為了哄騙正宗《異形》迷的宣傳說法。
  2. 「基因工程」一直是好萊塢科幻片熱愛的題材,基因工程不只模糊有機物與無機物、肉體與機械的界線,隨著基因工程師們嘗試將人類與動物胚胎混合後,再像摘取樹上的果實,將胚胎成熟後的器官移植回人體裡使用,聽起來就挺不舒服對吧,更何況「基因工程」隱含基因失去控制的突變可能性。
參考資料:
  1. PROMETHEUS Borrows Giger Designs From Jodorowsky’s Unmade DUNE
  2. Alien Explorations
  3. Francis Bacon: Pessimism is profitable
  4. H.R. Giger, creator of the Alien still annoyed with Hollywood
 
    
           

    我的噗浪誌

    流量工具




    Directory of Personal Blogs
    網誌排行 top-bloggers.com


    Anibi書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