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童話不加糖Black Tale No Sugar

Joyce書寫對電影的反芻、文化的反叛與新媒體的反思

《真愛之吻》─ 特別的外貌是詛咒或祝福

18級字體 16級字體 14級字體

 

 

乍看「真愛之吻」的片名讓Joyce以為是老梗的愛情電影,誰知隨手在IMDB一查的結果,發現竟然高達7.4分,勾起我對這部電影的好奇,看完後發覺這是一部頗有童話風格的心靈成長電影,更比我先前介紹的「曼哈頓奇緣Enchanted」細膩,在我心中絕對能列入「男人不看會陽萎女人不看會後悔」的片單。

 

penelope,move,blacktale,pic 《真愛之吻》的故事元素像極了「醜小鴨」混合「睡美人」,電影主要講述受到古老家族詛咒,而天生擁有豬鼻子的貴族少女 潘妮洛普(Penelope),依據古老的傳說只有尋覓真愛才能破除詛咒。

 

 

penelope,move,blacktale,pic

新銳導演MarkPalansky獨特的說故事技巧,他將整個場景包裹在一 種介於古典與現代的奇幻氛圍 ─ 「現代的英國卻依稀可見貴族與平民的傳統階級」;此外豬鼻子的女主角在螢幕上並不恐怖,反而讓人覺得討喜;全片時間頗長,但藉著許多荒唐誇張的橋段平衡節奏,也多了分揶揄諷刺的效果。

 

 

Part1.不存在的女兒

電影一開始,隨即是歡樂的音符聲源源不絕地由音樂盒傾泄而出,彷彿penelope,move,blacktale,pic是在祝福Wilhern夫婦倆人的女兒即將出生,然而見到嬰兒具有豬鼻特徵的臉孔卻讓歡笑聲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驚慌的悲啼,慌的是夢想的破滅、孩子的未來、或是他們貴族的名聲?或許都有吧。

 

Penelope出生至成人前這一段拍的讓人捧腹大笑且寓意深刻,首先是Penelope的父母與醫生的對話,除了象徵文明的醫學竟然對古老詛咒無可奈何,也暗喻科學的進步難以破除諸多根深蒂固的人性迷思;此外男性祖先的風流債,承受詛咒的卻是後代的女性這點也頗耐人尋味。

 

《真愛之吻》最關鍵的角色莫過於由老牌演員Catherine O'Harapenelope,move,blacktale,pic 演的母親Jessica,神經質又不安的她選擇了家醜不外揚的做法 ─ 將女兒與世隔絕的保護;狗仔記者Lemon(Peter Dinklage飾演)闖入Willhern家中偷拍更加深Jessica的這種逃避心態,竟造假Penelope夭折的消息以隔絕大眾的好奇心。

 

看了電影前半段,Joyce不禁聯想起一部小說「不存在的女兒」,講述一位醫生父親David發覺甫出生的女兒是唐氏症患者,留下健康的男孩並欺騙妻子:女兒已夭折,他認為沒有病童的家庭是幸福的,卻不知謊言反而阻隔了家庭間的交流。

 

《真愛之吻》裡的母親Jessica也如上述小說男主角般順從社會加諸子女身上的標準,母親無法包容女兒潘妮洛普的不完美,才使得潘妮洛普像個若隱若現的幽魂,存在可你卻視而未見。

 

在這種備受壓抑氣氛下長大的潘妮洛普,個性帶著強烈的自我否定penelope,move,blacktale,pic 與自悲,因此與諸多王公子弟相親的喬段,乍看搞笑卻實有寓意;相親時Penelope總處身於單面鏡後,單方面的打量前來相親的對象,而每一個男性見到Penelop的真面目時,總是嚇的破窗而逃。

 

如同某些國家規定女性得披戴面紗,女性在公眾場合裸露臉孔與身penelope,move,blacktale,pic 體將被視為放蕩不貞,甚至是破壞社會安寧的因素,當然這習俗的源自宗教、風土、政治...等因素,然而這種僅以外貌定論人格的偏見,不也是隔著單面鏡來視人嗎?又有多少女性是為了安撫眾人的恐慌而自願戴上面紗?

 

人是社會性的生物,但往往社會不願接納那些外貌、行為與眾不同的人們,在當今社會有很多類似Penelope的孩子,我們往往舉著人道關懷的旗幟去變相隔離他們、去逼迫他們披上層層的面紗,從未以相同的高度正視這些孩子。

 

Joyce推薦各位閱讀這個部落格「特別的愛給特別的孩子

 

 

Part2.詛咒或祝福

打從影片開始,我們就逐漸落入導演設計的迷思,即使觀眾們對母penelope,move,blacktale,pic親Jessica露骨地劃分美醜感到不快,隨著一次次相親失敗而失望,我們卻如同電影中的角色們那般深信「真愛」乃是破除詛咒的唯一解答,如同童話裡中詛咒而等待王子親吻的睡美人,現實中也不乏這類迷思─「女性的缺陷是需要男性拯救、填補的」。

 

這種被動地等待他人救贖的不實際期待,在潘妮洛普對男主角Maxpenelope,move,blacktale,pic 求婚時到達最高點,卻在Max拒絕後徹底幻滅,隨後潘妮洛普離家出走了,用圍巾蒙住鼻子的她意外地發現沒有對她指點的路人,接下來幾個月她與偶然結交的朋友安妮四處旅遊。

 

令一方面 賭徒Max其實本名Jonny Martin,並非貴族血統(Blue Blood),父親只是個水管工人,「沒自信破除潘妮洛普身上的詛咒」是他拒絕娶潘妮洛普的原因,潘妮洛普因「外貌的迷思」而自我否定,Max則因平民身分而否定自我,這又再次加深了「王子的迷思」。當知道潘妮洛普離家出走後,Max也決心再次振作。

 

接著直到突如其來的潘妮洛普因接納自己而破除詛咒,觀眾才恍然大悟,破除詛咒只需要一個「他們階級的人」能接受潘妮洛普,先前的結婚、真愛...等頓時成了一場鬧劇,援引劇中一段旁白正可說明:

it's not the power of curse,it's the power you gave the curse.
詛咒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對詛咒的態度。

 

你我根深蒂固的迷思強化了詛咒,我們陷入對外貌、身分、財富等的比較來貶抑自我,把自身的不幸當成詛咒,卻沒想過倘若與更不幸的人相比,也許我們是備受祝福的幸運兒,詛咒與祝福僅在一念之間。

 

 

結語:

結局不提了,Joyce個人從以前就不喜歡HappyEnding,然而對大部分花錢進電影院的觀眾來說,的確需要個童話般的幸福結局來滿足。

penelope,move,blacktale,pic 

這部電影還有個很值得你我思索的要素─「大眾媒體」,大眾媒體 在電影中扮演著當代說書人的角色,編織著一則則關於「豬臉女」的都市傳奇,如同母親Jessica對潘妮洛普所說:「媒體只是把你當成一隻會彈琴、會說五國語言的豬」,大眾媒體的內容盡是呈現獵奇、聳動、膚淺的現象,這是媒體與閱聽人的悲哀;而Peter Dinklage飾演狗仔記者Lemon竟最先察覺潘妮洛普其實只是個善良的普通女孩,夠諷刺吧,狗仔反而最貼近真實!

 

整體而言「真愛之吻」還算是值回票價的好電影,推薦各位去租來看看喔。

 

P.S.這篇影評拖了一個半月>"<

 
    
           

    我的噗浪誌

    流量工具




    Directory of Personal Blogs
    網誌排行 top-bloggers.com


    Anibi書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