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童話不加糖Black Tale No Sugar

Joyce書寫對電影的反芻、文化的反叛與新媒體的反思

《黑暗騎士》─ 小丑是反派?別傻了

18級字體 16級字體 14級字體

 

 

(這一段有雷,可直接自下方藍字開始)

自開場一群戴小丑面具的男子持槍闖入銀行打劫的五分鐘戲碼,無論是切斷銀行警鈴、將手榴彈綁在人質身上...等,一一說明著主謀小丑思考之縝密絕非愚蠢魯莽之人,倘若僅擁有高智商,還不足令胃口刁鑽的觀眾滿足,就在局面盡在掌控時,搶犯們紛紛開槍偷襲身邊的夥伴們,原來犯案前 主使的小丑就暗地慫恿著搶犯們的貪婪,不動一刀一槍便使他們自取滅亡,小丑操弄人心之精準及無情瞬間虜獲你我,最後以偷來的校車大方地運走數十袋贓款,更讓觀眾對小丑天馬行空的舉止既讚嘆又驚駭,也註定《黑暗騎士》接下來兩小時搭乘雲霄飛車般的心情起伏。是的就這短短五分鐘就值得你進戲院觀賞,也將導演 克里斯多福諾藍(Christopher Nolan)對氣氛掌握與性格描寫的熟稔展露無遺。

 

比較上一集《開戰時刻》與接續的《黑暗騎士》,最大差異乃是蝙蝠俠的「得」與「失」。

 

 

 

蝙蝠俠成為一種界乎正邪生死間的奇異存在,猶如在暗夜速行的吸血鬼,即便未曾目睹,卻會在獨自走在夜色時感到顫慄,風聲裡彷彿傳來年幼時,長者在床邊講著那一樁樁離奇又隱含勸人行善的黑色童話,《黑暗騎士》訴說著在黎明來臨前那最深的夜裡,一位身穿蝙蝠盔甲的騎士,如何開始與邪惡勢力作戰,並為高譚市的人類守護著一絲搖搖欲墜的希望...

 

《開戰時刻》裡的布魯斯偉恩見到父母遭人殺害的悲劇,因此尋找復仇與打擊罪惡的「力量」,然而「力量」並不能壓制他心中負面情緒與正面情緒的糾葛,甚至恐懼的陰影並未因此消退,於是他化身為蝙蝠俠,選擇蝙蝠形狀的黑衣,企圖將自己的恐懼帶給罪犯,維持正義並激勵人心。然而現實情況為何?蝙蝠俠雖然拼命打擊犯罪,但善的一方不認可游走在體制外的蝙蝠俠,惡的陣營也視其如毒蛇猛獸,布魯斯偉恩的內心卻渴望獲得認同、渴望成為光芒四射的英雄...

 

然而來到《黑暗騎士》,布魯斯偉恩也漸漸明瞭惡行是燒不盡除不完,於是觀眾可以看到布魯斯偉恩盼望有人能替代他的角色,作為懲惡揚善的蝙蝠俠開始成為一種不得已而為的重擔,搞笑的是許多支持蝙蝠俠的人竟是穿著拙劣蝙蝠裝的怪咖...

在這一集中,我們赫然發現高尚的情操只有可能在生死存亡之際展現,決定道德與敗壞的契機則有如擲銅板碰運氣,一般時候多數人是冷漠麻木的依循所謂規範道德...等標準,甚至偽善者詢著規則行罪惡之事,認清這個現實令蝙蝠俠原先的熱情逐漸冷卻。

 the_dark_knight_outro_poster

隨之出現的小丑,你或者可稱他為命運、混沌,也對人性有著前述 的洞見,Joyce不認為小丑是個反派,假如你認為反社會行為就是惡,那麼看完這部電影你會發現輪船上彼此猜忌的普通人有著更邪惡的臉孔;小丑充其量只是個丑角,在高譚市演著一齣超現實的荒唐戲碼,誘發著你未曾正視的心靈角落,那些平時渾噩、反覆、迷惘的人們怎能不恐懼小丑那直指人心的黑暗。是的,除了小丑以外,這部戲裡每個人都是大小不一的反派!

 

文明社會中的許多道德規範的確限制了自由,卻也是生命殘酷本質外包裹著的一層糖衣,這讓恐懼巧妙地維持在你我能忍受的範圍,也因此即便是黑幫份子也有生存的憂懼,因此他們畏懼蝙蝠俠那超越警察的力量與正義感。

但對一個無論痛苦或喜悅都裂嘴嘶笑的小丑,每個人包括蝙蝠俠都慌了手腳,當你精心計畫並逮住小丑,卻發覺入了套的是自己,並使心愛的人遭遇不測,你怎能不懊惱自責?又如何繼續堅信正義必勝?當你安穩地在辦公室上班,新聞畫面卻傳來小丑那詭異嚇人的表情與嗓音,與一則又一則的暗殺與爆破案,連被保護周延的政要們都無法倖免於難,你又如何不懷疑執法者的能力?又如何能相信社會這個體制是安全的?小丑象徵著那可憎可怖的脫序生命啊!

 

戴上面具的小丑硬生生拆下你我的偽裝,事實上蝙蝠俠與小丑猶如銅板的兩面,白天的布魯斯偉恩是舉止優雅的慈善家、企業家,除了對管家阿福外,他的情緒是極為壓抑收斂的,當他在日落後帶上蝙蝠俠面具,你會發覺他的言行極具攻擊性,猶如瘋癲破壞的小丑,他們都身於體制與反體制間的灰色地帶,卻背對背看著明暗不一卻又同樣瘋狂的世界,劇中小丑因此說了句對白:「瘋狂就像地心引力,輕輕推一把就會逼人發瘋」,這也是希斯萊傑在螢幕上的遺言,令人唏噓。

小丑追求的混亂無序是種瘋狂,但高登與蝙蝠俠執著地追求著天國將臨的正義神話,何嘗不是種匪夷所思的妄想?或稱為縹緲的希望?或許人生真如小丑那句:Why so serious?小丑帶來的不僅是苦難折磨,更進一步對觀眾甚至蝙蝠俠都有著深邃的啟發。

甚至觀眾們可以這麼解讀《黑暗騎士》─ 黑暗是受到小丑的激發,騎士精神則源自有著高尚品德的TwoFace,這兩個看似反派的角色反而成就了蝙蝠俠。

 

《黑暗騎士》最令Joyce感到詫異的是導演安排蝙蝠俠的成長,竟然是由「失去」與「放下」而明白自己的方向,失去什麼請恕我保密,毫無疑問地 導演在電影中不斷在挑戰著觀眾對於「人性本善」的信念,而劇中有句關鍵對白:「成為死英雄,或敗德的活著」,或許可解釋為:「當活著的人都逐漸沉淪時,需要一個成仁的英雄來鼓舞我們」,蝙蝠俠絕不是壯烈成仁的性格,事實上偉恩有著高於一般人的正義感,卻同時具有商人精明的一面,因此當他將榮耀托與旁人,寧可背負罵名走入黑夜,也意味著蝙蝠俠的傳奇現在才正式開始,是的 他捨棄了身為偉恩所追求的平凡幸福,成為奉獻自我的蝙蝠俠才真正發自心底像個英雄,這真是弔詭。

 

除了希斯萊傑飾演的小丑將與觀眾訣別,也將是觀眾最後一次看到卸下層層盔甲的蝙蝠俠喔!雖然希斯萊傑演出極為奔放搶眼,不免使克利斯汀貝爾飾演的蝙蝠俠稍嫌黯淡內斂,但希望看完這篇後,讀者們在觀影時別忽略主角是蝙蝠俠!並仔細品味黑暗騎士在經歷苦痛煎熬中的誕生,那同樣是你我自我成長無從逃避的必經之路。

 

P.S.Joyce這篇影評故意不放圖,想看圖的可以到Chamil的這篇[電影]人性的煎熬-黑暗騎士 THE DARK KNIGHT

 

 
    
           

    我的噗浪誌

    流量工具




    Directory of Personal Blogs
    網誌排行 top-bloggers.com


    Anibi書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